会员BET9登陆-首页(欢迎您)

音乐节票价越来越贵,谁在拿捏年轻人?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音乐节票价为何狂踩“油门”不刹车

  道总有理 原创  ·  2022-07-18 18:16
音乐节票价越来越贵,谁在拿捏年轻人? - 会员BET9登陆
作者: 道总有理   

“明明可以直接抢钱,却还要大夏天拉我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唱几首歌给我听,主办方好善良”,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嘲讽道。

714日,即将于910日在成都举行的仙人掌音乐节公布票价,单日预售票999元,双日通票预售价1800元,双日通票VIP价格2999元。消息一出,#仙人掌音乐节票价#登上了微博热搜。

近两年来,我们可以明显察觉,live house、音乐节等演出的票价愈发高涨。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0224月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全国音乐节平均票价高达660元。

几年前,只要花预售的80元,我们能在武汉草莓音乐节听到新裤子、万青、刺猬,而今年599699999…成了音乐节价目表上的常见数字。更让国内音乐爱好者感到不平的是,国外疫情四起,却还能享受“难以置信”的白菜价,6月份韩国TOP级男女团拼盘演出“梦想演唱会”门票折合人民币104元,女团aespa在美国洛杉矶的见面会只需80块。

国内的“韭菜”,更好割吗?

乐坛没落,票价越贵?

2009年,端午节的西湖边上,第一次花了200元的巨款买了两天演出的套票。去年老狼、万晓利、周云蓬这些大咖都来了,我是冲着沈巍去的,那么近看到他,台上的他正对我,也就10米不到,那种狂热的又没有距离的感觉让我feeling到了现场音乐的独特和震撼,一种激动不已的情绪一直持续着…”

“一几年的时候,和闺蜜去西安草莓音乐节,看到了音乐节最好的一次演出:老狼和他的乐队,听他现场唱歌,让我一90后突然特别向往曾经的80年代…”

相比演唱会,户外举行的音乐节往往更自由、更随意、更没有距离感,很多喜欢音乐的人也喜欢这种躁动的氛围和感觉。而且以前的音乐节,一二百可以看好几场,全程下来大多觉得物有所值,有机会的话就选择去。

然而,音乐节不知从何时,已然变了。价格上,它从单日100元到单日200元用了近五年,可从单日200元到单日500元只用了一年,如今更是上探到了上千元的高价。而价格上涨,体验并没有获得与之对应的增长,当曾经意气风发的、充满才华的民谣或摇滚歌手逐渐消失在音乐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陌生的面孔,没落的是音乐节的灵魂。

这恰恰也是音乐节为什么变贵的原因之一,偶像入场,票价水涨船高。

2019年,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爆红,以地下室为训练基地的乐队走向了前台,吸引了大批粉丝。这一节目带给音乐节的改变有两点,一是乐队的身价上涨,出场费高了,票自然也卖得贵了,这无可厚非;二是主办方看到了粉丝的潜力,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偶像和爱豆的身影出现在音乐节上。

2.jpg

比如去年国庆节仙人掌音乐节,请来了前男团R1SE队长周震南,及通过选秀综艺《明日之子乐团季》走红的气运联盟;在2021MAX音乐节11月成都站公布的嘉宾阵容里,有刚从《创造营2021》选拔出的人气男团INTO1,还有相声演员张云雷。

3.jpg

当然不止是音乐节,规模相对小点的LiveHouse,也出现了偶像化的趋势。从图中统计的数据可以看出,《说唱新时代》以"玄学""深情"人设出圈的姜云升,票价定档高于绝大多数近两年举办LiveHouse巡演的说唱歌手,而《偶像练习生》出身的卜凡,也于614日官宣了LiveHouse巡演安排,直接把价格拉到480元起步,VIP区票价更是高达780元,登顶rapper票价榜首。

这些年来,华语乐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向没落,音乐节虽主打小众的独立音乐,可仍无法和曾经的辉煌相比,偶像和爱豆的加入,可以说正是音乐人青黄不接、渐趋平庸的一个结果。或许在一些圈外人看来,蔡依林、周深等人空降音乐节,是一种福利,可对音乐节爱好者来讲并不是。

2019年麦田音乐节北京站,粉丝在蔡依林上场前2个小时就开始霸占前1-2排,让我根本没办法好好享受和乐队的互动”,一位乐迷表示。

票价为何狂踩“油门”不刹车?

音乐节价格上涨,成本增加是关键原因,除了艺人演出费因为身价提升而增长,场地费也是其中的大头,但更不可控的是疫情。疫情反复,很可能会导致音乐节前期的准备都付诸东流,而且因为疫情,音乐节的人员数量受到了限制,可卖的票少了,票的价格就调高了。

不过,要说都是客观因素导致票价高涨,乐迷不得不买单,这并不合理。

迷笛音乐节,我国音乐节的起源,在其他音乐节翻倍涨价的2019年,迷笛的价格由220元涨到了320元,此后差不多维持在300-400元之间,对比其他音乐节,这个价格堪称良心。而再看仙人掌音乐节,2018年的门票价格为单日300元,2019年直接翻倍,卖到单日550元,现在已经飙升至近千元。

在疫情、乐综、偶像化等因素拉动音乐节票价集体上涨的趋势下,虽然不少主办方被动调高了价格,可同样有不少人在趁机上探音乐节票价可上升的空间及乐迷们的接受度,收割更多的年轻“韭菜”。

4.jpg

2018年,打包了一众摇滚老炮的成都仙人掌音乐节,成为了当年业内最良心、最震撼的一场演出,许晓峰请到了崔健、黑豹、唐朝、张楚、许巍、朴树等足以让中国摇滚乐迷献上膝盖的阵容,彻底打响了晓峰音乐公社的名气。这场音乐节单日预售300元,三日通票800元,价格已然偏贵,可绝顶的阵容非但没让乐迷抱怨,反而觉得物超所值。

5.jpg

但如今,许晓峰已然成了乐迷们“深恶痛绝”的对象。在圈内流行一句话,“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许晓峰除外”,且“演出刺客”上了热搜,许晓峰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以“一己之力”带动起音乐节价格连续上涨的风气,许晓峰可以说“当之无愧”。

2020年下半年,被疫情压抑的娱乐需求亟待释放,晓峰音乐公社举行了万众瞩目的仙人掌音乐节,阵容较去年有较大幅度的降幅,票价预售却达到了单日580元,双日1100元的“天价”;而不到一年,乐迷的骂声还没消退,楠溪江星巢音乐节公布了票价,预售688、现场888的价格,超过了大部分乐迷对于音乐节票价的底线,乐迷破口大骂。

晓峰音乐公社的各种“骚操作”,引发业内其他音乐节竞相“模仿”,这也彻底改变了过去音乐节价格慢慢爬坡的状态。

比如草莓音乐节,2009年草莓音乐节的门票价格仅80元,2014-2016年的门票价格增至3位数,普遍仍在200元左右浮动。现在?武汉站两日通票(预售)定价980元,错过预售的全价单日票卖到了680元,最便宜的学生单日票也要380元。对此,主办方摩登天空的CEO沈黎晖,还言之凿凿,“中国音乐节现在的问题就是,票价还是很低”。

音乐节的主办方们尝到了涨价的甜头,未来也很难主动把价格降回去。正如网友吐槽“敢再贵吗?”,晓峰音乐公社光明正大地回应,“等下次哈”。

谁在“拿捏”年轻人?

尽管对于音乐节或LiveHouse的“天价”,网络上骂声一片,可很多乐迷仍然会为其买单,这变相地成为了主办方频繁上探价格的“底气”。

比如因为一首《爱人错过》而爆红的中国台湾乐队“告五人”,在内地开启巡演,在380元的定价公布后,不少乐迷抱怨票价过高,疑似割韭菜,可告五人的巡演门票不仅没有因为提价滞销,反而场场秒空;再比如晓峰音乐公社主办的星巢秘境音乐节,去年4月价格直接飙升到单日预售票688元、单日全价票888元、单日VIP1088元,备受吐槽,可抢购的乐迷仍然很多。

骂人归骂人,还是有乐迷或粉丝愿意为喜欢的乐队和偶像掏钱,主办方们恰恰利用了这种心理。一位头部主办方的相关业务对接人称,“主办方在卖票前会做大量的调研,了解到价格在市场上是可以接受的,实践发现涨价完全没有影响到这个市场,用户还是会买单,票都是售罄的”。

究其原因,一部分是因为音乐会的阵营偶像化,吸引了一些粉丝进入,他们更舍得为自己喜欢的偶像花钱。像晓峰音乐公社,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原本的仙人掌音乐节,打的是书写“中国独立音乐编年体”的口号,现在似乎改为了“华语音乐的Z世代演出盛宴”,更多的迎合Z世代。

但更大的原因是受疫情影响,年轻人的消费娱乐被限制,长途旅游去不了,演唱会看不了,热闹的、新潮的音乐节相对就成了一个适宜的选择,因此,即使票价涨了,很多人还是被迫接受。

一位资深乐迷表示,现在去音乐节的人主要分成两派:一种是纯凑热闹的,另一种是真正有音乐信仰的人,但只有少部分。

这固然放大了音乐节的受众群体,可也容易带来行业虚火,一旦疫情不再反复,正常的娱乐消费恢复,年轻人可选择的娱乐方式多了,抱着凑热闹心态的部分人可能会抛弃音乐节,让价格越来越高的音乐节无人支撑。

像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等在业内知名度较高的音乐节IP,可能不用担心这个风险,可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为了拉动当地旅游经济,开始和主办方合作开办新的音乐节。且不说参差不齐的音乐节水准已经让不少专门来体验音乐节的人大失所望,如果以后连凑热闹的人都没了,以音乐节来推动城市形象与观光旅游的计划,估计要彻底落空了。

当然,这对乐迷来讲绝对是有利的,只有拒绝买单的人多了,以后才不必再为高票价买单。

音乐节和乐迷,虽然确实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关系,不过过度“透支”乐迷的消费能力和期待,很可能翻了车,再难爬起来。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道总有理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